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科技

伽蓝法相 百九十章 冰释前嫌

发布时间:2019-09-24 18:35:02

伽蓝法相 百九十章 冰释前嫌

百九十章冰释前嫌

舫主在道“自从这天过后,狐王脸上的皱纹就越來越多了,所以狐王那时候已打消烧毁巨舫的念头,把巨舫给了我,所以我们向不端妥协了”

云甘凡咬牙握拳重重打在桌面,恨道“你们为什么妥协,这不端实在太可恶了”

舫主无可奈何道“我们不能反抗,因为我们沒有能力反抗,在抗妖大战中,狐族的精英已死了太多,我们已经不起任何折腾,自此之后在过了七年,这七年中狐族越來越弱,狐王已是越來越心力憔悴,所以她自己知道,她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一个五十岁的人,现在已变成如此”

云甘凡听得身心大震,云甘凡不禁道“狐王才五十岁,”狐王满面皱纹就似百岁老太,怎么可能才五十岁,

舫主叹了口气在道“这是事实,但坏事接踵而來,狐王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便去探望二位太子,但二位太子无法承受像废人一样活着,所以二位太子主动提出,他们愿意把自己的寿限给狐王,狐王怎能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儿,但二位太子心意已决,如果狐王不动手,那么他二人便会自尽”

“狐王就变成现在这样,喜怒不定,女婿你能明白吗,”

云甘凡忽而站了起來,看來是准备离开,舫主一怔道“女婿你,,,”

云甘凡听罢,心中已是惭愧不已,云甘凡先前以为狐王原本就是这样令人讨厌的人,但她不是,狐王实在是太苦了,听完狐王的故事,云甘凡觉得自己胸中有座大山般压迫着他,狐王的郁郁不得志,导致中年如暮年,脸上生满了皱纹,

云甘凡已决定要为狐王做些事情,云甘凡不知道怎么能让狐族振兴起來,但他可以竭尽所能去擒下狐仙三太爷,希望这样能让狐王脸上的皱纹少一些,云甘凡已紧紧握住拳头,双目炯炯发光道“我去修习了,我一定会帮狐王把三太爷擒下,”

-

云甘凡回到树群找本元,他想让本元陪他一起修习,云甘凡在泰将军树群中见到的个人,不是本元,而是姚玉浓,姚玉浓见着云甘凡显得娇羞,因为他们二人隔阂的心病已去,姚玉浓心情自然大好,但姚玉浓此刻已不敢大咧咧上前和云甘凡搭话,

姚玉浓犹如刚出的女子般,腼腆站立一旁,等云甘凡向她走來,云甘凡已在他的面前,云甘凡心中已暂时忘却姚玉浓和泰将军成亲的事情,云甘凡在姚玉浓面前只问一句话“看见本元了吗,”

姚玉浓眉头一皱,姚玉浓以为云甘凡会和她说一些体己的话,但云甘凡沒有,姚玉浓心中嗔道“突然间问什么本元”

姚玉浓登时想到,是喔,他才刚回树群,并不知道泰将军已经退婚,姚玉浓刚要张口说出退婚的事情,这时候本元突然出现,本元凑近云甘凡姚玉浓,云甘凡一见本元目光已从姚玉浓身上抽离,云甘凡目光紧紧看着本元,就好像本元才是他的情人一样,

云甘凡向本元道“本元我们去修习,”

本元一怔道“云师兄,不用着急,我们吃完饭在去”

云甘凡已等不了了,云甘凡手一伸已拉着本元跃空而去,

姚玉浓见云甘凡來去匆匆,心道“要修习也不要这样急急忙忙的”姚玉浓心念一转正要跟去,想看看云甘凡和本元是不是真的是去修习,姚玉浓脚下一点,正要跟去,可这时候有一手搭在姚玉浓肩膀,姚玉浓回头一眼,见搭她肩膀的人是吴川,

姚玉浓诧异道“吴川师兄,,,”

吴川对姚玉浓摇摇头道“让他们去,不要去打扰他们”

吴川既然已这样说,姚玉浓自然是不便执意跟去,吴川师兄这样说,必定有自己的用意,吴川身后还有舫主,姚玉浓在看舫主,舫主脸上似乎也不好,显得抑郁,姚玉浓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姚玉浓心道“怎么大家都有些怪怪的”

舫主这时候往前迈了两步,向姚玉浓问道“玉浓姑娘,你有沒有看见樱茹”

姚玉浓对舫主微微一笑,上前见礼道“舫主,樱茹也在这里么,”

舫主听姚玉浓如此反问,她定是不知道樱茹在何处,舫主见姚玉浓见礼,舫主亦是微微一笑告辞道“她也许是去找泰将军了,我去找找她”舫主离去,

姚玉浓目视舫主离去,不知道他们之前是发生什么事情,姚玉浓抽回眼光,在要询问吴川,只见吴川已不在原地,姚玉浓嘀咕道“吴川师兄到哪里去了”

此地只剩姚玉浓一人,她当然不会在呆在原地,姚玉浓走出树群,不知不觉间,姚玉浓已走來那夜的拱桥处,那夜姚玉浓踏上拱桥,心情是苦涩,犹豫,紧张,可这时候她的负面情绪早已无存,她在踏上拱桥是满面春风,

过桥的人不少,姚玉浓已见到一个她熟识的人,人是女人,女人是樱茹,樱茹也在桥上,

樱茹脸上一点表情都沒有,这样无表情的脸色就如狐仙三太爷一样,樱茹似乎已被狐仙三太爷这样的凝固神情传染,

人到,香來,樱茹已闻到姚玉浓的香,樱茹寻味而望,她已见到姚玉浓,姚玉浓注视樱茹暗自发红的眼睛,姚云浓不禁牵樱茹的手,殷切问道“樱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樱茹见姚玉浓忽而出现,显得惊愕失措“玉,,玉浓”

姚玉浓瞥了瞥四周,拱桥人來人往,不方便说话,姚玉浓牵着樱茹下桥,來到一偏静之处,此处有湖,湖旁有树,树下有影,姚玉浓二人站在树影之中,姚玉浓帮樱茹擦了泪,不解一问“樱茹,你怎么在桥上偷偷哭呢,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樱茹见姚玉浓如此亲切待她,樱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來,樱茹泣道“玉浓我对不起你”

姚玉浓诧异,忙示意樱茹别哭,姚玉浓掏出手巾递给樱茹道“樱茹你别哭,有话好好说,好端端的你怎么对不起我,”

樱茹失声痛哭“玉浓,是我不好,我当时被妒忌冲昏了头,是我让狐仙三太爷去操控你,让你和泰哥哥成亲,”

姚玉浓一听脸色霍然一变,姚玉浓握住樱茹的手,姚玉浓手上的指甲已经深深掐进樱茹的手背中,樱茹已感到剧痛,但她并沒有喊痛,因为她咬牙承受,就算姚玉浓此刻把她的手心刺透,樱茹也不在乎,

但很快的,就在下一秒,樱茹手背上的痛感,已经完全消失,樱茹眼泪朦胧望了姚玉浓,只见姚玉浓开颜望她,姚玉浓道“泰将军已经退婚”

樱茹一岂,又惊又疑道“泰哥哥退婚,为什么,”

姚玉浓莞尔一笑“因为泰将军是那种不是强人所难的人”

樱茹痴痴道“泰哥哥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

樱茹懂了,不强人所难的人才是真男人,才配当上大将军,因为这世上强人所难的男人太多了,但泰将军不是,这已足够证明,泰将军是个真男人,

泰将军已经退婚,这已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但樱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居然答应狐仙三太爷的要求,

樱茹哽咽无法原谅自己“对不起,玉浓我不该这样做”

姚玉浓帮她擦泪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不怪你,其实这件事要怪,就怪我,当时你说要我们一起照顾他的时候,我就该答应你,如果我那时候答应了你,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

姚玉浓的大度,让樱茹更是惭愧,樱茹大哭道“玉浓,你为什么不打我,不骂我”

姚玉浓微微一笑“傻丫头,换了我我也会这样做,我们不要在计较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让我们回到以前一样,好不好”

樱茹抽泣道“玉浓,你真的不计较,”

姚玉浓诚然一笑“你是因为爱他,才这样,我为什么要计较”

樱茹终于破涕为笑,紧紧和抓住姚玉浓的双手,

转眼已到了第二天

伽蓝法相  百九十章 冰释前嫌

,吴川眯眼从自己树洞中出來,吴川昨夜又喝酒了,所以宿醉的眼睛,很难一下子就能接受刺眼的光线,

吴川揉着自己的头道“头好痛,好像又喝太多酒了”

吴川舒展四肢之后,到本元和云甘凡树洞去瞧了一眼,吴川见到本元云甘凡两人床上被褥都是整整齐齐的,吴川心中怔道“他们好像昨天晚上都沒有回來”

-

狐仙三太爷和一线两人的藏身之处,也是一棵树洞中,一线在树洞外靠着树皮晒太阳道“我说,你觉得那狐王会答应你吗,”

狐仙三太爷在树洞中,并未出來,树洞黝黑,黑不见底,但从外面看向里面能见到狐仙三太爷那双青色眼珠,狐仙三太爷道“不答应,那就只能逼她就范了”

一线侧头一瞥树洞中的狐仙三太爷道“但是还有吴川他们,他那几个弟子看上去也是不好惹”

狐仙三太爷青眼青光大绽而起,狐仙三太爷道“其他人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能纠缠吴川,给我一些时间,我就能收拾那老太婆,我们已经在这里耽搁太久了,这一次不管她答不答应,我都一定要得到狐裘”

鄂尔多斯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泸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咸宁治疗男科方法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专家讲座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手术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