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科技

墨舞能人微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10:00

能人姓史,叫史克朗,生得五短身材,脸如面瓜,因其举手投足习惯伸头缩脑,村里的一些促狭鬼们,就取其名字的谐音,背地里都叫他屎壳郎。  一开始的时候,村里人都不承认屎壳郎是能人。村里人一致的看法是,屎壳郎算个什么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个屎壳郎――而已。村里有个外号叫赛诸葛的人,对此进一步释义道:屎壳郎么,顾名思义,不过是地上的一个小爬虫罢了,随便一泡尿,都能将它淹死,实在不足挂齿。  话虽这么说,可人家屎壳郎却不显山不露水地在村里盖起了亮亮堂堂的三层小洋楼,又将自己的儿女一个个送进诸如工商啦、税务啦等等要害部门,一个个变成了正经八百的公家人,每月挣固定工资,每天穿得光光鲜鲜,不用担心日晒雨淋,更不用成天弯腰撅屁股鸡琢米似的到烂泥田里刨口粮,村里人哪个比得过他们?王三叔家的儿子王魁咋样?村里的大学生,而且还是名牌的。要人品有人品,要学问有学问,要能耐有能耐,但又咋样?他干的不过是个捣鼓机器的苦差事。  面对这种铁板钉钉的事实,村里终于有人又是哈欠又是喷嚏地叹息起来:不叫的狗才会咬人。屎壳郎,能人哪,咱们不服不行。  听了这话,赛诸葛立刻站出来驳斥道:你是耳聋了?是眼瞎了?屎壳郎如果没有后台靠山,凭他那点德行,吃屎都轮不到他!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他那叫能耐?那叫狗屎!你等着瞧好了,总有一天,他会狗屎不如的!  不久之后,果然就应验了赛诸葛的话,屎壳郎的那位后台靠山――县里的某头头,因为贪污受贿,被送进了班房。结果可想而知,屎壳郎也就跟着一起背时倒灶啦。村里人为此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村里人说,史家老祖坟头的那点青烟终于冒完啦,屎壳郎这下寡妇死儿子――没指望啦。  可是,蜷缩了几年之后的屎壳郎,忽然之间又抖了起来。跟上回不同的是,这回是屎壳郎亲自出马,到一家据说是半官半商的所谓经济发展公司,挂上副总经理的头衔,没过多久又干脆去掉副字,坐上了头把交椅,每天西装革履,油光粉面,上下班更是小轿车来小轿车去,那个毫无遮拦的神气派头,简直让村里人望着眼里滴血――他屎壳郎,究竟凭什么啊?凭他的才学?他可是扁担大的“一”字不识几稻箩啊!凭他三亲六眷的社会关系?除了那个已经倒霉的县头头,他现在也是两眼一抹黑,哪根藤上都没结出王母娘娘吃的蟠桃果呀!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日怪了!  正当村里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有人回来说,事情已经打听清楚了――你们猜怎么着?大家恐怕做梦都想不到,屎壳郎的女婿跟如今市里的某头头是同学的同学。俩人本来互不相识的,后来不知怎么了,突然就牵上线,搭上桥,一下子变得热乎起来了。  ……再后来,屎壳郎就又走起了狗屎运了。  情况就是这样。  村里人听明白事情原委后,都不约而同地“哦”了一声,又都不约而同地责问赛诸葛:你不是说屎壳郎不过是地上的一个小爬虫,随便一泡尿,都能将它淹死的么?结果又咋样了呢?  赛诸葛这时仰天长叹道:屎壳郎的确是个能人,咱们真的是不服不行啊。       共 11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异常勃起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云南看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