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旅游

玄幻之神级奶爸 第十章:击落了……

发布时间:2020-01-17 04:47:44

玄幻之神级奶爸 第十章:击落了……

跑……跑了?

宁断仙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看着那一个个狼狈的背影,他这才确信这帮山匪的确被他的女儿宁小狐吓跑了。

那样子,差点没有屁滚尿流了。

不过仔细一想也并不奇怪,山匪这些家伙大多是欺软怕硬,想要让他们跟士兵一样去拼命,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连锻体三重天的老大都被两招KO,他们能够提的起斗志战斗,那才是一件怪事!

本来还以为今天会有一场突兀降临的恶战,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场无聊的插曲闹剧。

仅仅一个四岁大的宁小狐,就把他们一个打的生死不知;一群则是吓得屁滚尿流,慌忙逃窜。

宁断仙走到那个山匪头子的跟前,见到对方那凹陷下去的脸骨,以及血肉模糊的大口,不由默哀了一秒钟。

看来宁小狐是没有出尽全力。

宁断仙一眼就看出这家伙还没死,渐渐高低起伏的胸.膛,说明他还有几口气在,就是脸上的伤势不及时治疗,迟早也是失血过多而死。

若是宁小狐出全力踹一脚,锻体八重天的恐怖巨力,会以摧枯拉朽之势把山匪头子的脑袋打爆成番茄酱!

“爹爹那些坏人跑了,我们还有追上去杀光吗?”

宁小狐一蹦一跳的跑过来,一脸天真地问道。

汗……

这丫头的娘亲是不是有点太强势了,把一个女孩子教育地那么暴力,这样真的好吗?

还好这里是神魔大世界,这种教育方式不足为奇,若是放在地球上妥妥的企鹅头条,还会被一帮你国党痛斥狂喷。

宁断仙面无表情的用短剑在山匪头子的脖颈一划,摇头道:“不用去追了,他们估计也被吓破胆了。”

杀掉一个人,宁断仙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毕竟已经不是次了。

看宁小狐面色如常的样子,只怕她就算没有亲手杀过人,也见过好多次别人杀人。

不对,是杀妖。

随手一甩,粘黏在短剑上的鲜红温血被甩飞出去,剑身再次恢复如初,一点都看不到杀过人的样子。

这就是宝剑的好处,杀人不沾血。

被动技能:清洁。

“小狐你还要吃豆腐脑不?这可是爹爹发扬光大的一道美食呢!”

宁断仙收回短剑,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一脸溺爱地问道。

“嗯嗯!”

宁小狐点点头。

她一路上一直听爹爹说豆腐脑多么的好吃,还说甜党才是王道,咸党都是异端,辣党应该点蜡,酸党要用软鞭,苦党口球伺候。

虽然这些玩意是什么,她都不知道。

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一大一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还算比较宽敞的山路当中只留下一具还在淌血的尸体,和一地被丢弃的破旧武器。

两刻钟后……

唰!

也不知是犯了什么毛病,一个大还浑身袭着黑衣的男子,轻飘飘的落在此地,皱眉嫌弃地看着地上的尸体。

审视的目光不停扫过四周,口中喃喃:“九公主的那个孽种,应该就在这个区域才对,难道是我追过头了?该死的,竟然跟丢了!”

他的脸色很是难看,不过由于脸上有层黑布遮掩,别人倒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黑衣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冷意阴鸷,手掌一翻,一张约莫八寸长沙男歌手的符纸竟漂浮在他的掌心之上,绽放出淡淡的金色华光。

手掐印决打入一道道讯息后,黑衣男子将符纸折成一只纸鹤,轻轻吹了一口气。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纸鹤竟然跟活的动物一样,扑腾了几下翅膀就朝远处飞去。

“必须禀报给二皇子,让他多派一些人手过来。”

看着逐渐飞向远处的纸鹤,黑衣男子暗暗点点头,不过一想到那个不知所踪的孽种,他就一阵牙疼。

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

…………………………………………

铁柱城。

是铁柱山山脉的一个城镇,也是一个城镇。

巍峨厚实的城墙,将铁柱城围城一个圆圈,城门口开的非常大,就算是让一百人并驱而行,都可以畅通无阻。

如此宽敞的城门,也只有这个不讲道理的世界能够用得起了。

守门的十几名将士,一见到宁断仙之后,很是热情的打招呼:“是断仙啊,你不是刚回去吗?咋又过来了?”

宁断仙的名声在铁柱城,还是比较大的。

毕竟他是铁柱城的人类,还弄出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小东西,其中大多数都成为铁柱城生活必需品。

就比方说跟他打招呼的那个士兵,口中叼着的细长小棍,是宁断仙弄出来的牙签。

“带我女儿去吃豆腐脑。”

宁断仙咧嘴一笑,晒女的姿态一览无遗,看的周围一群单身狗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很巧,附近真的蛮多狗头人的。

“女儿?”

士兵脸色古怪。

将宁断仙和宁小狐对比一下,无论怎么看,宁断仙都不是这个小女孩的父亲啊!

因为宁小狐是一只狐女,宁断仙是一个人类,人类能够生出狐女吗?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名士兵陷入了和落月村那个羊大婶一样的疑惑当中,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人类的女儿,会是这么可爱的狐女。

正当他准备询问几句的时候,却发现宁断仙已经走远了。

“这家伙总是那么急急燎燎的。”

士兵苦笑一声,眼角余光忽然瞥过一处,只见一只金色的大鸟缓慢地在空中飞过。

大鸟身上绽放出淡淡的金色华光,在阴天的天气看的特别清晰。

难道是药兽?!

士兵心中一喜,药兽是一种误吃珍贵灵药的野兽,它们因为各种原因吃下灵药没有爆体而亡,成为比灵药更为珍贵的药兽。

这年头有了买卖就有了杀害,药兽都变成一种珍稀动物了,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碰见一只,这运气太好了。

不能够放过它!

士兵连忙搭弓拉弦,锐利的双目瞄准半空的“药兽”,捏着箭矢的右手一松。

在同伴诧异的目光之下,锋利的箭矢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无比地射中金色大鸟。

硬生生将它击落了!

击落了!

落了!

了!

士兵急忙跑过去,然而脸上的欣喜很快被疑惑取代,纳闷道:“咋变成符纸了?混蛋,居然被人耍了!”

北京肛肠医院网上挂号
武汉肛肠医院怎么样
安庆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贵阳好的癫痫科医院
深圳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