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游戏

广河高速增城段野蛮拆迁一路怨

发布时间:2019-08-16 17:07:10

 

  一种无处不在的恐惧和焦虑,时刻缠绕在每一个被拆迁农户的心头。2010年6月4日,记者沿广河高速增城段拆迁点一路走访,从小楼镇到正果镇,不时有村民反映未赔强拆的案例,大多涉及养殖场、房屋、果园、农田等。记者调查发现,这两个镇暴力拆迁、滥用警力、扣留农民、补偿不到位等乱象丛生。这种野蛮拆迁行为既是对公平正义的亵渎扭曲,同时又埋下社会治安不稳定的隐患。

  小楼镇:暴力拆迁补偿不足

  广州市增城小楼镇何新水产养殖场诉称:2009年4月9日,在没有接到广河高速征地通知和补偿的情况下,养殖场无端被人强行停电,致养殖场数头猪生病死亡。9月9日下午2时 0分,施工队100多人、两台挖掘机强行施工,养殖场职工阻止时遭殴打,7人被打伤,其中两人重伤住院治疗。当时小楼镇政府官员和警察均在现场,直到17时 0分派出所领导闻讯赶来调解才离开。当日晚上11时 0分,施工队再次到养殖场挖开鱼塘,造成20亩鱼塘的鱼跑掉,直接经济损失50多万元。10日下午4时,施工队又一次挖开一个9亩的鱼塘,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多万元。

  一个不得不说的细节是:9月11日,养殖场主何灶新找到该镇党委副书记韦先胜反映上述情况,没想到韦书记说: 他们是烂仔,不要和他们斗,如果制止开工,他们就会打死你们,同时征收鱼苗的青苗款你们也得不到补偿。

  2010年6月4日下午,记者赶至小楼镇政府采访,党委秘书汤勇勤声称何新养殖场征地拆迁已处理完毕,并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何灶新信访事项的调处意见》。从中可以看出矛盾的焦点在于补偿金额的不足:何灶新要求补偿160万以上,而广河公司一共仅补偿4 .5022万。另外,调处意见书直接否认了施工队打伤养殖场人员的事实。但从另一份小楼镇政府和何新养殖场签订的《补充协议》中,记者却发现,第二条竟是承认强行施工打伤人员并且愿意支付相关赔偿的条款,小楼镇政府签字的代表人是韦先胜。

  正果镇:滥用警力扣留农民

  正果镇凤岗养殖场也是广河高速增城段被拆迁的对象。2009年9月22日,经广东国众资产评估公司和广州市萝岗公证处评估及公证,养殖场仅成本投入就达25万元,但正果镇政府只按评估标准补偿净收益6.25万元。另外,养殖场合同期还有10年,且住房、家具、生产工具等并未计算在内。为此,养殖场主何金祥多次向该镇农办主任蔡汉雄提出赔偿请求,要求合理补偿成本均未果。

  2010年5月17日,何金祥相约被拆迁的村民何金培、何树华一起到增城市上访,李副市长指示正果镇及该村妥善处理协商解决。但当天下午,何金培返回被无故扣留28小时,经村民聚众抗议后才释放。5月18日,正果镇副镇长姚君惠、农办主任蔡汉雄等带领几百人,其中警察近百人、警车数台,还有救护车、挖掘机等机械,在经营者不在场的情况下对养殖场及凤岗尾土地进行强拆施工。

  记者获取的一个征地会议通知,足见广河高速征地拆迁从程序到实体的野蛮。通知说: 5月18日下午 时通报广河高速公路凤岗尾合作社征地问题,并现场签订征地协议。请凤岗尾合作社各位户代表准时出席会议,不出席会议的,视为同意在征地协议上签字。 落款为正果镇人民政府,时间是2010年5月17日。

  2010年6月7日,记者致电正果镇农办主任蔡汉雄求证事实真相,他说大多数拆迁户都没有扯皮,唯独凤岗养殖场要价太高。同时他说将有关何金祥征地拆迁的详细情况发给记者,但截至发稿之日,未见其提供任何有关资料。

  广河高速:

  拆迁补偿标准缺失

  据了解,广河高速公路全长146.5公里,起点于广州、终点于河源,是广东省重点规划干道,被列为该省 十一五 重点建设项目。2010年全线建成通车后,将使经济发达的珠江三角洲核心区与经济欠发达山区连接起来,实现珠江三角洲产业向山区及东西两翼转移、开发山区资源、促进产业布局优化、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等宏观目标。

  广河高速公路增城段全长约 0公里,横跨该市中北部的中新、小楼和正果等 个镇的20多个村。由于每个镇、村的状况不一,每个拆迁点具体情况不同,所以难以制定统一的补偿标准。记者采访时获取的赔偿标准资料显示,每家每户赔偿金额不尽相同,均是由政府工作人员和被拆迁对象具体协商,补偿金额有多有少,只要双方认可就行。但由于这一政策同时具有弹性,也带来赔偿个案的争讼,或官员从中牟利,或拆迁户高价要挟等在所难免。

支气管哮喘的护理
合肥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
妙桃假体丰胸优点假体丰胸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