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游戏

资本渗透焦煤市场钢铁巨头角逐西南钢铁

发布时间:2019-07-22 20:42:07

资本渗透焦煤市场 钢铁巨头角逐西南_钢铁

继2月27日首钢在贵州的200万吨焦化项目开工后,攀钢也悄然入滇,联手重庆能源投资集团获得一煤矿的采矿权。3月6日,重庆能投集团煤炭部部长龚家明告诉,该项目年产45万吨主焦煤,预计6月开工,2010年前就可建成。 除了首钢,在西南产煤重地贵州,武钢、宝钢也倾力角逐,参股当地煤矿集团。 去年,国内焦煤价格飙升至2400元/吨的历史天价,2007年仅元/吨。今年,尽管受金融危机影响,焦煤价格已回落至元/吨,但钢材价格一路下跌,焦煤已成为继铁矿石之后,钢企们不得不正视的成本难题。 不论是参股、控股、买断煤矿,还是自建焦化厂,已成为钢铁业发展趋势。如今,这场由焦煤点燃的战火已从东部、中部和山西,蔓延到西南。 攀钢入滇 事实上,为了稳定市场,攀钢在解决焦煤供应上一直在多条腿走路。 据当地媒体报道,早在2006年,攀钢实现5座高炉同时生产后,年外购煤炭就高达750万吨左右。 “攀钢的煤炭缺口大,其中在川煤集团的采购能解决一半,包括宜宾、攀枝花周边地区,主要品种为焦煤、高炉喷吹煤、烧结用煤和热电用煤等。”攀钢一知情人士称,还有,贵州六盘水的煤矿有供货。 “尽管是长期合作关系,但由于焦煤价格波动太大,供货方价格都是每年协商。去年行情高涨,看到我们到处找煤炭,有些煤矿要么提价,要么就卖给其他钢厂,我们很被动。”攀钢燃料部祝先生称。 于是,攀钢想到了和煤矿“联姻”。 3月12日,重庆能投集团下属的永荣矿业公司宣传部黄裕涛在里说,云南富源县龙蟒矿产品公司的一个煤矿实行转让,由永荣持股51%,攀钢参股49%。富源县是云南省曲靖市煤炭产量的县,而曲靖的产量占了全省煤炭的一半。 龚家明在采访时说,早在去年,转让协议就签了,现各种审批手续已完成。该煤矿储量近1亿吨,年产45万吨焦煤,全部为攀钢提供冶炼精煤。攀钢和永荣还将联手勘探云南煤矿。 为何联手重庆煤企,攀钢祝先生说:“我们有资金但不具备煤矿开采能力,而能投集团恰恰有技术,也有资金实力。”得知,永荣和攀钢是长期用户关系。至于控股权,业内人士解释,目前,拥有资源的一方往往不愿意放弃。比如川煤集团,攀钢就一直难以入股渗透。 “入股云南煤矿,和在其他地方挖煤比起来,不仅在运费上有优势,还扩大了攀钢的煤源,可以多元采购,自己参股的煤矿可以优先供应。”攀钢内部人士称。 富源县煤炭工业局办公室主任贾文新也表示,由于受金融危机影响,今年富源的煤产量比去年下降近30%,价格下降了一半,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生产,煤炭供大于求。“外来钢厂来合资建矿的,政府支持。”他说。首钢、宝钢角力贵州 和云南比起来,焦煤资源更为丰富的贵州成了包括央企在内,钢铁巨鳄们角逐的主战场。 3月11日,首钢集团处长吴建新在里告诉,2月27日,由贵州首黔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首黔公司)投资的200万吨焦化项目在贵州省盘县开工。这是首钢在贵州的个焦化厂,项目总投资31.74亿元,建设期2年,预计年净利润为4.42亿元。 首黔公司由首钢股份的全资子公司贵州首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和贵州盘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贵州黔桂发电有限公司、水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其中,贵州首钢投资持股51%、盘江煤电持股25%、黔桂发电持股15%、水钢持股9%。该公司成立于今年1月16日。 事实上,这只是首钢“染指”煤矿的一部分。吴建新称,首黔公司要打造的是盘县“煤(焦、化)-钢-电”一体化循环经济工业基地。 早在2006年,首钢就通过“上层路线”,将资本之手伸入贵州盘江煤矿区。“贵州松河煤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原来的股本结构为盘江煤电集团35%,贵州黔桂发电有限公司25%,南京钢铁15%,贵州省开发投资公司15%。一年后,经贵州省委省政府协调,2007年首钢正式参股进来,和盘江煤电集团分别持股35%。”3月12日,松河煤业办公室郭主任在里说。 和南京钢铁一样,首钢垂涎的依然是焦煤。贵州省政府站显示,盘江矿区面积706平方公里,地质储量94.8亿吨,远景储量383亿吨,炼焦煤储量占贵州省炼焦煤总储量的47.9%。 但和首钢比起来,宝钢的入黔之路则没有那么平坦。 “宝钢的战略有所调整,和我们的合作暂缓。”3月10日,贵州水城矿业集团(下称水矿集团)销售负责人张思明在采访时说。 去年,宝钢和水矿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意向书,双方将携手构建长期稳定的供应关系。和简单的“供销合作”不同,宝钢将在资本合作、新建矿井项目、煤矿合作、联合收购地方小煤矿等方面开展与水矿集团的合作。宝钢人士称,该项目2008年7月开始与水矿集团进行谈判,双方仅用一个多月就达成合作协议。“其实武钢也和水矿谈过,但因为宝钢先介入,‘一女不能嫁’。”张思明笑称。 张思明称,宝钢之所以“千里迢迢”来西南挖煤,主要是为了给广钢和韶钢两大钢铁厂稳定供应焦煤,并减少运输成本。而水矿的煤炭产能要扩大,也需要资金的支持。 那么,为何宝钢暂停收购之手? 业内人士分析,宝钢主要受制于现在经济不景气,和首钢比起来,生产板材的宝钢亏得更多,有媒体报道称,宝钢去年已停了一座高炉。吴建新称:“首钢生产情况要好一些,尽管有减产,但贵州项目的资金不成问题。” 但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在采访时却认为,不是因为金融危机,可能和湛江项目推迟有关。截至完稿时,尚未接到宝钢方面的采访回复。降低成本之战 这场因焦煤而起的战火,早在去年,钢铁巨头们就从东部、中部点燃,今年,蔓延到西南。 去年5月,武钢和河南平顶山煤业集团签署了36亿元的大单,共建千万吨级煤炭储备中心。根据协议,合作项目中,武钢出资21亿元,入股湖北平鄂煤炭港埠有限公司,参与平煤新开发煤矿;平煤出资15亿元,投资武钢煤化工产业。 去年9月,宝钢牵手河南焦作煤业集团,共同开发赵固二矿。宝钢还和老伙伴山西焦煤集团合资组建了山西霍宝甘河煤矿有限公司。 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也在年报业绩说明会上表示,该集团已斥资16亿港币收购了山东一家煤矿30%股权。 “由于焦煤资源的稀缺,现在钢企为了降低成本,不满足于传统的供销关系,不仅入股煤矿,还和煤矿一起建焦化厂。”3月11日,业内人士表示。 和铁矿石一样,炼焦煤是钢企重要的战略资源。一吨炼铁有一半的炉料是焦炭,而1..6吨的焦煤才能炼成1吨焦炭。目前国际上焦煤紧张,中国的需求大致平衡,但地域分布不均。中国大部分焦煤位于晋中南地区,因成矿条件苛刻,不能像其他动力煤可以找到大片煤田,尤其是优质主焦煤。 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年国内焦煤价格冲破历史点,近半年时间就到2400元/吨,有的焦精煤甚至达到元/吨的天价。而2007年,焦煤价格才元/吨。今年,焦煤价格随着需求减弱已降到元/吨,可能还有下降趋势。 “但是,要开发煤矿,不是私人玩的游戏。”贾文新说。 他表示,尽管煤炭价格也在走低,但煤矿的准入门槛仍然很高。国家要提高行业准入度和集中度,还有环保、安全、资金等,一样都不能少。“在云南,必须年设计产能30万吨煤炭以上的矿井,有关部门才批准。”他说。

南宁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洛阳白癜风专科医院
吉林整形美容医院哪个好
天津红桥中都白癜风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