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育儿

萌娘星纪 第369章 万缘放下

发布时间:2020-01-18 06:29:03

萌娘星纪 第369章 万缘放下

墙上七佛仿佛从过去而来又超脱于现在,每一尊古佛散发着灵动的佛光,陈默觉得耳边梵唱声音越来越响。

“小僧,敢问这是什么佛?”陈默问旁边一名正在扫着落叶的小沙弥。

小沙弥没好气看了一眼:“你连过去寺大名鼎鼎的过去七佛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净土世界的。”

“过去七佛?”陈默还真不知道。

小沙弥骄傲的指着这块墙壁,“过去七佛是离我们时间近的七位佛祖,为毗婆尸佛、尸弃佛……”顿了顿,小沙弥也不知道是不是忘记,叫道:“和你这种俗人说了也不明白,浪费我的时间。”

陈默和善的问:“那这块墙壁有什么机缘吗?”

“这‘七佛壁’可是我们过去寺的标志,你若能参透七佛壁就能进入过去寺。哦,我还听师父说过,七佛壁‘听过去之声,参禅于现在,灭祸于未来。’”小沙弥继续扫着地。“你这样的外来修士看看我过去寺的威名就好。”

陈默若有所思。

仔细端详这七佛壁,过去七佛在眼中栩栩如生。

刚才菩提心法的确是因为这块七佛壁产生了感应,难道说。

一道想法从陈默心中闪过。

陈默驻足七佛壁前,运转菩提心法,慢慢地,墙壁上七佛脉络都清晰起来。

“字?”

陈默看到七佛上似乎有字出现,耳中梵唱消失,在菩提心法下,陈默看到墙壁上七佛似乎在诵念什么真言,这真言极为的微弱,只能用菩提心法才能勉勉强强看到一点迹象。

菩提心法是佛家至高的心法,能洞彻武学上的奥秘,让心灵吸取丰富的经验。陈默马上就知道这七佛壁的确是有一段神通秘籍。

只可惜陈默没有真正的修炼佛家,还未达到佛家高深的心意圆满的境界,否则这七佛诵念的真言能清楚听到。现在陈默只能隐约感觉七佛的真言,却听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话。

菩提心法运转了几个大周天,陈默还是没能参透。

要是换做其他人只能放弃了,不过陈默刚好有办法。眼中一亮,陈默掌心一托,一枚菩提宝业浮现在了掌心。

菩提宝业配合菩提心法对着七佛壁一刷。

漫天佛光,照射而出。

连续刷了七次,七佛壁上诵念的真言就浮现在了菩提宝业上面。陈默透着佛光一看,是些梵文,好在对禅家有些了解,陈默认出这梵文的意思。“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尼诃啰帝。毗黎你帝。摩诃伽帝。真陵乾帝。莎婆诃。”

真言一念,文字进入了识海,转换为一段秘籍。

“这是七佛灭罪真言!”

陈默讶然。

小沙弥正漫不经心扫着地,扫了大半个区域,抬头看了一眼,那个修士还停在七佛壁前观望。小沙弥露出讥笑,这七佛壁就算是过去寺的方丈都只能参透一半,一个连过去七佛都不知道的修士妄想参透真是夜郎自大。

小沙弥提了桶水,这时,他突然发现七佛壁上变得有些古怪,栩栩如生的七位古佛仿佛要跃然而出,佛光大盛。

这还是小沙弥第二次见到这样奇异的景象,次见到是过去方丈在七佛壁上参禅,但是那时候七佛壁佛光可没这么强烈。

不可能吧?

小沙弥睁大眼睛,看到陈默又拿出了一片菩提宝业一刷。

无数的金光流入了菩提宝业里,梵唱声大作,小沙弥吓得水桶掉在地上,一屁股摔倒在地,表情惊惶,惶恐的朝山上跑去。“师父,不好了,有贼人偷七佛壁的佛法了……”

“我这是参透,算什么偷。”

陈默听着小沙弥的声音很无语。七佛灭罪真言轻轻一念能消除过去的罪业,孽障是佛家一个大神通,陈默没有想到只是在净土世界逛了一下就能学会这样的神通,不愧是佛说的万物皆有机缘,而佛甚。

陈默正要将这灭罪真言用菩提心法细心的咀嚼消化,忽然,姜鸑鷟师姐那边出现了异样,陈默收起心思,急忙朝那飞遁而去。

一行金甲侍卫将姜夔围住,其中两个侍卫伸手要去捉拿女孩,陈默一招掌天印打出,将两个试图捉拿的侍卫给打晕,转眼就出现姜鸑鷟的身旁。

“大胆狂徒,竟敢袭击大业侍卫。”一名将领喝道。

金甲侍卫拔刀相见。

陈默一声低喝,玄武之威震出,让所有的侍卫退了一步。

“师弟。”姜鸑鷟躲在他的身后。

“没事。”陈默笑了笑。

“原来你也来了。”

一个风淡云轻的声音自阶梯上传下,陈默抬头一看,紫金冠,白儒衫的女子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们。

正是‘冷血锦绣’杨素。

杨素从空佛王宫出来就看到了姜夔在审视怀素的书法,知道这‘清空疏影’也是华山弟子,便下令派人去捉拿她,没有料到有人敢干扰她的命令。

陈默。

华山的男弟子,似乎有些不凡的星力。

“杨素阁下,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华山赌注在先,阁下这是打算违背约定吗?”陈默不卑不亢的下来。

杨素慢慢下了阶梯,来到面前,女人身材修长,举手投足有学问的气息。在她身旁还有一名女将,一袭金甲白袍,带法冠,眼神咄咄逼人,像是星将。

陈默没见过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开隋九老之一,但从境界来看似乎还未到天星。

听到陈默直呼其名,那女将一喝:“大人的名字岂是你这等男人可以直呼的。”说着,一步上前,一个掌印朝陈默打来。

女将脚下如踏莲花,横闪了过去,顺势一掌拍击而出,掌若莲花显然融合了佛家的金莲奥秘,这一招“金莲印”拍击出去的同时,陈默的身体之上玄武勃发,一股独霸天地的力量施展出来。

挨了对方的一招金莲印后,陈默不退不避,纹丝不动。

女将微微一惊,陈默已经一掌反击过来,一掌八卦的乾三连轰在女将肩膀,对方被打飞了出去。

看到星将竟然被修士一掌打飞,其他侍卫都惊呆住了。

“你叫陈默吧,看来是无视我大业律法了吗?”杨素眼眸闪烁。

“我等光明正大来到这里,临摹碑文,不知道触犯了什么律法让你青红皂白不分来拿我们。”陈默质问道。

“大人,让我再去杀了他。”女将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杀气逼人。

杨素阻止了她:“你们有佛帖吗?”

“没有。”

“净土世界,不是我大业子弟又没有佛帖,其他人进入便是触犯律法,你现在束手就擒,看在华山赌注上,我只将你关到那一天放你出来,若再蛮横,今日就要你华山弟子再少一人。”杨素表情柔和说的每个字却是掷地有声,撞击在人的内心。

这时一群僧侣从另一边匆匆跑来。

“杨素大人。”为首的方丈看到杨素大吃一惊,急忙毕恭毕敬的合十。

“方丈,就是这个男人偷了七佛壁的佛法,不能放过他。”小沙弥尖锐的叫道,过去寺的众僧侣怒目而视瞪着陈默。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偷你佛法了。”陈默理直气壮。

“就是你,我看到七佛壁上佛光都被你偷走了。”小沙弥嚷道。

“过去方丈,这是怎么回事?”杨素问。

“听沙弥说七佛壁佛法被一名修士夺去,老衲一看的确如此,所以特地追了过来。”过去方丈也是混元境的修士,他慈眉善目的道:“这位道友,可否将你所得的佛法还给本寺呢?”

“佛法也能还,那要不要我干脆帮你去西天极乐世界见见佛祖得了。”陈默冷笑。

姜鸑鷟噗嗤笑了出来,察觉到气氛不对,脸一红才止住。

“你!”过去方丈脸一沉。

“擅闯净土,偷我佛法,华山弟子原来都是小偷吗?哼,大人,我看就当即处死他,华山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女将提议。

“堂堂佛家净土想不到也要用诬陷人的卑鄙招式,看来杨广这佛家真是贻笑大方。”陈默反唇相讥。

“大胆。”女将大怒。

众僧人也大怒。

“杨素大人,我们是受弥天国师道安大师所邀才进入净土,没有擅自闯入之说。”姜鸑鷟开口了。“再说我师弟偷佛法更是无稽之谈,自来佛法只有佛性慧根之人才能领悟,若不是有悟性怎能悟到方丈都不知道的佛法呢?这恰好说明我们有足够的资格进入净土。”

“可笑,你一个华山道家弟子也敢说什么佛性?”

“胡说八道呢,他之前连过去都不知道。”

僧人们厉声质问。

“弥天国师岂会邀请你这等道家之人,真是自大,大人,就杀了他们。”女将冷笑。

就在剑拔弩张时,忽然间,一道温润的声音而出。

“陈默和姜夔檀越的确是贫道所邀,不知贫道是否冒犯了什么?”

天梯下出现了释道安的身影,女人淡笑如莲。

但是这不是她本人,而是一道真灵。

即使远在空佛王宫和杨广说法但却能分出一道真灵来化解局面,这神通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震惊。

僧侣侍卫抱拳恭迎。

谁都知道当今弥天国师释道安可是杨广密切的人。

“大师是不是误会了,怎么能让道家弟子进入净土?若是被君主知道,道安大师恐怕也不好过吧。”杨素不咸不淡的一笑。

“陈默檀越有佛家悟性,道家也好,儒家也好,只要与我佛有缘,这净土世界若是拒绝了那便违背了净土本意,你说对吗,杨素檀越?”释道安温和的说。

“佛家悟性?”杨素可不信一个华山弟子能对佛家有什么悟性,八成是场面话。

“那我便问你一个问题,你若答出,此事就算了,若你不知,就要麻烦你进入大业天牢去领悟佛法了。”杨素轻描淡写。

“看来杨素阁下是不相信弥天国师的话,那也罢,你问好了。”陈默耸肩。

冷血锦绣说:“杨素不为难你,问题也不高深,你既是参透了七佛壁的佛法,那我便问你参禅的先决条件又是什么。”

果然不算为难,参禅是佛家的精髓,对佛家有过修行的都多少明白一些。可是要说容易却也不容易,参禅谁都知道,但参禅了解却又是更甚的禅境了,这回答恐怕过去寺的僧侣们都不能说出一个信服的缘由。

过去方丈擦了擦汗,暗道这冷血锦绣果然可怕,他都不可能有个满意的回答。方丈冷冷看去陈默,倒想知道这个能参透七佛壁神通的男子有没有真材实料。

“参禅的先决条件?”陈默知道她的用心,眉头一皱。

“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参透不出就随天牢发落。”女将冷笑,胜券在握。

“不用一炷香,我现在就告诉你。”

陈默一挥袖,冷冷回答。

“八个字!”

呼和浩特市医院怎么样
重庆梁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湖南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温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