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体育

竹韵小说莫把姻缘错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10:27

是了,孟婆,我就是孟婆,我不是神,也不是鬼,而是一个人,我在阴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世人都以为我是鬼,而且是断红尘的“恶”鬼。呵!实则不然,这不过是世人的污蔑以及道听途说罢了。  我生于公元前120年,正是西汉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共同繁荣的时代,当时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受到了许多文人墨客的拥戴与支持。  我的父亲只是一个很小的贾人,没有富甲一方,但家庭还算宽裕,父亲的书房中有许多关于儒家的书,父亲不仅是一位贾人还是一位“诗人”,母亲的琴技与女红也堪称一绝,只是不被世人所知晓罢了。  父亲的诗没有流传出去,当时我四岁,就取笑父亲“孤芳自赏”,父亲只是宠溺地摸摸我的头,而母亲也在一旁掩面偷笑,我也没注意到母亲的脸上早已嫣红一片。  即使这是一个妻妾成群的时代,父亲也没有纳妾,而家里也只有我一个女儿,所以父亲对我极其宠爱但不放纵。  我家做的是本地生意,所以父亲很少出远门,店里也有小二和掌柜照看,父亲只需每天核对帐目,闲暇时间便陪我和母亲,或捧卷读书,或研习剑术,父亲在剑术上也颇有造诣,这样的日子倒也逍遥快活,一家人也幸福美满。  在这样的日子下,我又过了一年岁,也有自己的主见了,每天就缠着父亲教我识字,当时虽设有太学,但因男尊女卑,女子是不能上学,我以前也偷偷地跑去书房翻书看,倒也识了些简单的字,我以为父亲是不知道的,却不想他早已明了,而我还傻傻的利用父亲对我的宠爱让他教我识字,所幸父亲也允了。  在父亲的帮助下我的学习突飞猛进,半年的时间,我已熟读了《论语》、《大学》,父亲也对我投来赞许的目光,连夸我“孺子可教也”,母亲就责怪父亲,怕我太过自满,在书与父亲的熏陶下,我也学会了写诗。我也曾偷偷看过父亲的诗,原来都是写给母亲的情诗,难怪没有流传开来,难怪父亲但笑不语。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从父亲那里习得了剑术,我到底是对剑术毫无天赋,经常练也不曾进步半分。我也从母亲那里习得抚琴与女红,我对音律倒颇有天赋,快赶上母亲了,世上到底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我承袭了父母的容貌,八岁便脱颖而出,上门说媒定亲的络绎不绝,父母也尊重我的意愿,所以我没有喜欢众多公子中的一个,父母也没为了利益而不顾我的幸福,就一一替我拒绝了,说媒的边走边骂“不识好歹,再漂亮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会有年老色衰的那天,仗着几分姿色就瞧不起人,小心嫁不出去”。  三月,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我拿着自己的私房钱偷偷跑出去玩耍,看见叫买糖葫芦的小贩便买了几串糖葫芦边走边吃,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男子念着“之乎者也”走了过来,我心想又是一个想考取功名的人,顿时玩心大起,想要整整他,我故意走在他身前让他把我撞倒在地,他听见了我的哭声才从书中回过神来,忙拉我起来连连对我道歉,我心里早笑开了花,果真是个书呆子。离得近了我才看清他的容貌,斯斯文文的,倒也清秀,大约十三十四左右,不过,衣服却是补丁摞补丁,他看向我的时候我感觉他明显愣了一下,继而又懊恼,可能是因为自己居然对一个小孩子的容貌无抗拒力的懊恼吧,我一会欢喜一会忧,喜的是他不是登徒子,忧的是他觉得我是小孩。  那天我没看见桃花,但我知道我的心里是桃花朵朵开,为一个叫叶青的人而开。  叶青叶青,竹叶青青,扰以我心。  后来叶青成为了我家下人,帮王伯打扫院子,虽说是下人,我们却从没把他当下人看,父亲没有儿子,叶青就成了父亲的干儿子,父亲早就看出我对叶青有意,就让我与叶青订了亲来个亲上加亲,父亲也把叶青的父母接过来住,届时我才知道原来他还有个弟弟---叶小。  家里就突然热闹起来了。  我每天与叶青谈古论今、琴瑟合鸣,叶青也不打算考取功名了,而是继承父亲的生意,父亲也把剑术传给了叶青,原来叶青是个好苗子,母亲也常常取笑我们“各有所长,倒也补了缺”,言下之意是我们真是天生一对,任谁也明白这意思,每每这时我便羞红了脸。  我与叶青盟定“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只听远方有人吟唱“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茅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我们相视一笑。  公元前106年,叶青被杀,为了救我,我恨自己剑术不精,才造成这样的结局,女人果然是红颜祸水,媒婆的话,终于灵验了么?  我对叶小说让他支撑这个家,养好一家老小,便与父母不辞而别了,父母大抵是伤心的,毕竟我是他们的独女,又是他们捧在手心的明珠,怎能不伤心?这一世我与他们无缘,愿来生再聚为家人。  自我进入寺庙后每天吃斋念佛,研读佛经,积功累德,只为赎清一世罪恶,我也经常下山专心劝戒世人要吃素,毋杀生。  公元前39年,我已八十一岁高龄,却是童颜鹤发,我只记得我姓孟,山下的人都唤我为孟奶奶,我还记得叶青,还记得与他所有的点点滴滴,我一生无婚嫁,所以还是处子之身。  后来我入山修行,不知到了什么时代,因着有世人知晓我在山中修行,又传我是世外高人,于是我的藏身之所泄漏,但他们是找不到我的。  后又因我功德圆满,天帝特命我位列仙班---孟婆,上面的人是这样称呼我的。说也奇怪,我到天庭后三千华发尽数渐成青丝,我恍然明白神仙都是有万年长寿的,而我这不知年岁的年龄,在与万年寿龄的比较下,倒显得年轻了,我又回到了风华正茂的时代,可惜物非人亦非。  我取了瑶池的水准备梳洗一番。  叶青!  我惊叫出声,没想到再次见到他是在天庭,叶青走过来,轻轻地抚摸我的发,我的脸,眼底是无限的温柔,盆子跌落在地发出“嗡嗡嗡”的叫声,像是警告般鸣个不停,我已无暇顾忌,一把抱住叶青的腰,还是那么瘦,低低地抽泣。  叶青只是抚摸着我的背,我忽然觉得自己与叶青从没分离过,中间未相见的时光只是叶青出了远门一般,我牵起叶青的手往自己的住所跑去,我还想再次与叶青琴瑟合鸣、谈古论今,我没有问叶青怎么会在这里,我知道叶青总会对我说的,我是如此的信任他。  我们这一天都在重复年少时做过的事,这么多年来,这是我快乐的一天。  第二天醒来,只看见桌上的“我走了,勿挂”,我发疯似的找他,满天地找,逢神便问“你看见叶青了吗”,都是摇摇头表示不知,天帝为此震怒,说我尘缘未断。便把我贬到地府,目的是为了让我看透一切七情六欲,自斩杂念。  这时我才明白,我与叶青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捞不得、求不得,我决定忘记叶青,于是我用自己的头发丝制成了一种汤药---孟婆汤,但我却没喝,到底是舍不得,还是让我在水月的长河中慢慢遗忘吧。  我来到了地府,此后我就是一个挂着神籍的人,所以我虽不死,却会老,奈何桥的彼岸有一望乡台,每个鬼魂都会经过并回头望一望家乡,故得名望乡台,我每天站在台上看来来往往的鬼魂,怕受刑的鬼踏上奈何桥就跳进了忘川河,尝受恶鬼的吞噬与刺骨的寒,终灰飞烟灭,这样的人大多是在人间作恶太多,长痛不如短痛,这个比下地狱受无穷无尽的折磨好,也有一对对的鬼鸳鸯在三生石上刻下爱人的名字,约定三生三世,继而投胎去了。有想忘记自己的,可惜并无忘却记忆的药,我突然想到了孟婆汤,后来,世人都知道了奈何桥的望乡台边有一个老妇人在卖忘却记忆的药,药名是孟婆汤。  看了许多深情鸳鸯,我蓦地恨起叶青来了,恨他不辞而别,恨他不守诺言,于是,每到那种端着孟婆汤嘴里说“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的鬼,我都会在汤里做手脚,让他们能暂时忘了记忆,适时就会想起,我只是利用汤把他们的记忆封锁罢了,所有像这样的人,脖子后面都有一颗痣---苦情痣。  到了那种眷恋尘世的,不买孟婆汤喝的鬼,我就会把汤强制性的灌下去,让他们忘记尘缘,安心投胎,有些鬼端着汤一言不发地喝下去,我也没有过多的为难。  天帝的目的没有达到,却适得其反地让我恨上了叶青,还把怨气发在鬼身上,天帝更为愤怒了,要我不仅完成以前的任务,还要积满功德才能返回天庭。  我满不在乎,我以为此举会让苦情人越来越多,可恰恰相反,倒是去三生石上约定的鬼鸳鸯越来越多,天帝的目的没有达到,我想要让尘缘混乱的目的也没有达到。  我没等来叶青,却等来了阎王。  他说,他和叶青是朋友,叶青本是司命天君,现在却是牵姻缘的月老。  他说,我本是回生草,是女娲造人的回生草,这种草可治人回魄收神,不长于天下,不长于地上,已经绝迹,却在地府的奈何桥留下了一株,并且成精,看透太多轮回转生,哀气震天,爱痛不断,仇恨相加,终于洗了草命做了人形,只为苍生少点痛苦,所以我注定为神,而叶青就是司命天君下凡来历情劫的,本就是神。  他说,因为叶青对我动了情,所以被贬为月老,为世人牵红线,唯独不能为自己牵,即使我再怎么做手脚,尘世的姻缘也不会乱,因为叶青给他们牵的线的另一端,一直是他们前世的情人,即使他们后来记起前世,也只会越爱越深,而不是有缘无分、疏离冷漠。  阎王说完便拂袖而走,绝尘而去。  其实,他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都知道,我刚来地府便去看了轮回盘,我看见了自己的前世,也知道叶青原是司命天君,却唯独看不见我们的来生,估计是因为有神籍的缘故,正因为我知道,也正因为我看见了鬼鸳鸯的深情,所以我怀恨在心,我恨叶青怎么不能与那些男子一样,紧抓住对方,我愿意陪他一起下地狱,为什么他不愿意陪我几生几世,我承认自己是嫉妒那些鬼鸳鸯了,所以我才这般整治他们。  我渐渐地看开了,不再从汤中做手脚,孟婆汤也不需要用钱买,而是每个鬼转生前必须喝的东西,我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帝下召说我功德已满,让我速回天庭,而我却选择不回,就呆在望乡台边熬制孟婆汤,天帝也允了,于是有个是仙的人呆在奈何桥这里给过路的鬼忘却前世的汤药,减少他们的痛苦。  我不知是眷恋这里,还是无法面对叶青,我终究是忘不了,忘不了那个救我于登徒子之手的叶青,我知道蔓珠沙华有唤醒记忆的作用,每当我要忘记时,风穿过花丛,飘来阵阵香味,我又会想起他,每天我都是这般过来的,到这里我已是行行泪阑干,就让这一段往事化为一把黄土随风飘扬吧。  琴瑟合鸣往日影,恩爱情仇随风停。世人莫把姻缘错,一碗孟婆情难拎。   共 39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几个事项预防不孕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儿童癫痫的饮食应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