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教育

江南小说折断的翅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46:26

清晨的阳光总是格外的明媚,位于B市的甜梦小区里,人们都在各自忙活着,上班族们聚拢在早点摊前狼吞虎咽,带着满心的憧憬去拼搏奋斗,那些为人父母的,则忙着将自己此时还在半睡眠状态的孩子拖上自己的汽车,满腹牢骚但却十分快乐出门去了。小区的公园里,老人们忙着找寻各自的欢乐,象棋,斗地主,扭秧歌,晨练,一切都很平静,一切都那么一如往常,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这个美好的清晨中悄然酝酿着。  B市第三少管所里,一场小规模的骚乱让那些长期饱受无聊寂寞困扰的囚犯们兴奋异常,囚犯和狱警聚拢在监区大楼前,楼顶上,一身囚服的新明站在楼顶边缘的水泥台子上。  “新明,你快点下来,有什么问题咱们可以谈,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新明身后,少管所里的心理专家王苗苗和一名狱警竭力劝说着新明,然而新明确始终不为所动。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新明说着,又往后挪了一步。  “新明,你的事情,少管所长已经都和我说了,作为女人,我也替你抱不平,我希望你能再想一想,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想办法满足你!”  “我没什么要求!”新明冷冷的说道。  王苗苗想了想,扭头对身后的狱警说道:“你们先退下去,我要单独和他谈一谈!”  “这……”狱警面露难色,王苗苗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放心吧,少管所长那边我会去解释,犯人的情绪现在很不稳定,你们在这里我根本没办法和他谈!”  那名狱警无奈的摇了摇头,便退了下去。王苗苗定了定神说道:“好了,现在这里就咱们俩人了,可以说了吗?”王苗苗说完,甜甜的一笑。  “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好好的一个家,顷刻之间就没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爸爸死了,妈妈不认我了,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新明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与此同时,少管所的大门外,新明的母亲,我和我的父母都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正是王苗苗。  “王姐,到底怎么样了!”我焦急的问道。  “虎子,新明的情绪现在很不稳定,我正在和少管所方面协商,让你和新明母亲进来,你别着急,我过一会儿就给你答复!”挂上电话,王苗苗突然坐在地上,从口袋里取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点燃,轻轻的吸了一口,随后,王苗苗把烟丢到新明的脚边。  “我从不吸烟!”新明说着,用脚踩灭了香烟。  “新明,我知道云锦的事让你心里很不痛快!你想找云锦报仇,这种心情我能理解!”  说着,王苗苗点燃一支香烟,轻轻的吸了一口,“你就是不为你父母考虑,可你的兄弟王虎呢,这些年来,王虎每天都守在你的父母身边,亲儿子也不过如此了吧!”王苗苗说着,表情一下子愤怒起来。  “你闭嘴!”新明惨叫一声,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新明,你兄弟王虎和你母亲现在就在楼下,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下来的,我现在就让他们进来!”王苗苗说完,取下腰上别着的出无线电,“少管所长,让新明的母亲和王虎进来!”  “知道了,你那边怎么样了?”无线电里传来少管所长焦急的声音。  王苗苗没有在说什么,少管所门外,两名狱警跑了出来,新明母亲和我在两名狱警的看护下走进了少管所,一进少管所,少管所长便赶忙跑了过来。  “您好,您就是新明的母亲吧!”少管所长寒暄的说道。  “我儿子怎么样了,新明,你快下来啊,新明!”爱子心切的新明母亲根本不理会少管所长的寒暄,少管所长讨了个没趣,连忙说道:“太太,您先别着急,我们的心理专家正在上面,肯定会没事的,您放心!”  “你们可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他可是我们新家的独苗,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我也不活了!”新明母亲说完,瘫在地上哭了起来。  “太太,您别这样,地上凉,您先起来!”少管所长赶忙上前搀扶,局面乱作一团。我此时焦急的站在一旁,就在这时,一个狱警跑了过来,“谁是王虎!”狱警问道。  我赶忙上前,“我是!”  “快跟我走,王姐找你!”狱警说完便拉着我朝监区大楼跑去,通往楼顶的梯子前,那名狱警叮嘱了几句后,我便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作为新明的朋友,直到今天我依旧十分的后悔,三年了,每一个夜晚,我都梦见新明在自杀前对我说的那句话。  “谢谢你,兄弟!”  三年了,每一晚我都被噩梦惊醒,新明悲惨的死相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好害怕,害怕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新明那样。  父母终带我去了心理门诊,由于我的叙述太过于混乱,在医生的建议下,我被实施了催眠,当我慢慢闭上眼睛的时候,曾经的一切又都重新变得清晰起来。事情的开始,还要从三年前那个炎炎夏日的中午开始讲起。  我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墙上的时钟慢慢指向中午十二点,我翻了个身本想继续睡,但老妈“河东狮吼”一般的训斥让我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  “你是属猪的,一天到晚就知道睡,暑假作业写完了没有,还有三天就开学,你看看你,除了吃就睡,除了睡就是玩,你还有没有点正经事了啊!”老妈例行的训斥并没有让我感到厌烦,我爱我的父母,正如他们也十分爱我一样,老妈吼完便到隔壁去找张婶她们打麻将,顺便留下二十块钱和午饭,而此时正在放暑假的我,自然只需要坐享其成便是了。  “我本来就是属猪的!”见老妈已经出去了,我小声的嘟囔着。  起床对我来说真的是件苦差事,因为我的确有赖床的习惯,猪窝一般的房间陈设更是凸显了我不修边幅的个性。走进客厅,老妈留下的一盘咖喱饭让我食指大动,然而就在我准备冲上去准备饱餐一顿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讯,我抓过手机一看,居然是新明发来的。  王虎,今天有事吗,出来玩会儿!  我吃惊的看着短讯的内容,过了好半天,我突然大叫一声,由于分贝过高,竟然把此时正在隔壁打麻将的老妈招了回来。  “鬼叫什么,你爹死啦!”老妈的吼声响彻整个楼道,我自觉理亏,坐在餐桌前,我看着手机里的短讯,“太阳难道真的打西边出来了!新明约我出去玩?”想到这,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儿。  “不发烧啊!”我自言自语着,又使劲掐了自己的手臂一下,,我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不是做梦!真疼!”说完,我便把手机丢到一旁,狼吞虎咽的解决了午饭。  尽管我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家伙,但诸如洗碗刷盘子这种事情,我还是很乐意干的,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很喜欢玩水,这习惯直到今天,我依旧在保持。  一切收拾妥当,我换上前两天刚买的牛仔裤,对着镜子臭美了足足五分钟后,我抓过自己的短袖T恤衫便跑了出去。  我的家住在七单元,新明的家则住在一单元,走出单元楼,我把T恤搭在肩膀上,哼着小曲,赤膊上身在小区里闲逛。  “张叔,还没出车啊,都中午了,前两天没少挣钱吧!”我说道。  “虎子啊,我这今儿来俩朋友,一块儿喝点啊!”此时,同在一个小区坐黑车生意的张叔和他的朋友们正坐在小区里一颗槐树下面喝酒聊天儿,见我过来,张叔便招呼我过去。  “改天吧,我今天有事儿!”我笑着说道。  “这大中午的,干什么去啊!”张叔拿过一个酒杯,热情的问道。  “没什么,找新明玩儿去!”我说道。  张叔一听到我去找新明,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我看出有些不对,便凑上前去,趁张叔不备,一把抢过张叔的酒杯,一口气喝掉。  “嘿!你个臭小子,张叔的酒你也敢喝!”张叔说着,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我一抹嘴儿问道:“嗨,咱俩谁跟谁啊,看您脸色这么难看,新明他怎么了?”  张叔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说道:“新明前两天找了个女朋友,那姑娘长的,真水灵!这不今天,那个女孩儿来找新明,结果你猜怎么找!”  “你就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说!”我不耐烦的说道。  “我出来的时候,正好见那女孩气冲冲的跑出来了,在听新明家里,好家伙,都吵翻了天了!”张叔说着,看了看左右。  我想了想,“我说新明怎么今天主动约我出来玩呢,闹了半天是这事儿啊!”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虎子,整个小区都知道,你和新明是的朋友,他既然约你出来,你就好好劝劝他,新明这孩子心思太重,可别出什么事儿!”张叔说完,便转身招呼他的朋友继续喝酒去了。  走在路上,我想着张叔刚才的话,心里不禁有些打鼓,闷热的天气让我的脑子顿时一片混乱,不知不觉的,我便已经站在了新明家的门口。  “叮咚!”我按响门铃,等了半天还不见有人来应门,我赶紧把搭在肩膀上的T恤穿上,再次按响了门铃。  “你这个贱货还敢来,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门里面传来的声音让我不禁一哆嗦,随着房门突然拉开,只见新明的母亲怒气冲冲的站在我的面前。  “阿......姨......好!”我颤抖的说道。  新明母亲一见是我,语气立马温和下来,“虎子啊,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那个贱货呢!快进来!”说着,新明母亲把我让进了房间。  “怎么了阿姨,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啊!”走进房间,我问道。  新明母亲关上房门,深深的叹了口气,“跟我到客厅来吧!”说完,新明母亲便向客厅走去。  “呦!虎子来啦,快坐!”新明的父亲此时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见我进来,便赶忙把座位让了出来。  “叔叔阿姨,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新明出什么事儿了?”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新明的父母相互看了一眼,新明父亲便起身关上客厅的房门,“新明交女朋友的事情,你知道吗?”新明母亲问道。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啊,那女孩儿还是我帮新明介绍的,怎么了?”我疑惑的说道。  新明母亲几次想要开口,终都把话咽了回去,此时,一旁边的新明父亲拍了拍她的后背,新明母亲便起身走出了客厅。  “虎子,新明的女朋友在你们学校平时的表现怎么样啊?”新明父亲问道。  我想了想,“她是学表演专业的,我和她见过几次,人挺不错的!”我说道。  新明父亲笑了笑,身为人民警察的他不管在任何时候,面容始终都是那么慈祥,和我那成天吊儿郎当的爹相比,那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虎子,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在叔叔面前可不许撒谎哦,新明这孩子从小就老实,虽然学习不好,但其他方面我们还是比较放心的!”新明父亲说完,叹了口气,“那个女孩儿今天来找新明,开口便问我们要十万块钱!”说完,新明父亲突然表情严厉的看着我。  “十万块钱?”我疑惑的说道。  “是啊,那个贱货一进门就管我们要钱,还说什么,我们家新明强奸了她!”这个时候,新明的母亲端着一个果盘走了进来,“虎子,咱们两家的关系你是知道的,我们可是一直拿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啊!”  “啊?”新明母亲的一番话让我心里一颤,“强奸!怎么可能!”  新明母亲把果盘放在桌子上,坐在我身边,“说实话,我们也不相信这是真的,要说我们家新明啊,那是出了名的老实,说他强奸,绝不可能!”新明母亲忿忿的说道。  “是啊,新明着孩子啊,从小就老实,可那个女孩一进门就嚷嚷起来,说什么新明强奸了她,还说要去告诉你,让你废了新明什么的!”新明的父亲说完,焦急的看着我。  听着新明父亲的话,我的脑子嗡一下子就炸开了,“怎么会这样,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那个女孩,那个......”说着,我的头脑飞快的运转起来,就在这时,客厅的门一下子打开,新明愤怒的冲了进来。  “烦不烦啊,还嫌不够丢人啊!”新明说着,抓起桌子上的果盘一把摔在地上,“我就是爱云锦,我就是爱她,不管因为什么,我就是爱她!”新明说完,突然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发疯似的朝新明母亲刺了过去,电光火石间,新明父亲一个闪身挡在新明母亲身前,随后......  “孩子他爹!孩子他爹!”新明母亲声嘶力竭的喊叫着,新明父亲躺在新明母亲怀里,胸口上的伤口不住的向外淌着鲜血,新明和我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爸,爸你怎么了爸!”过了一会儿,新明才反应过来,想要上前的时候,新明母亲一脚把新明踹倒在地上,“畜生,你这个畜生!我们到底哪里对不起了,我们难道还不如那个贱货吗!”新明的母亲声嘶力竭的大骂道。  这个时候,一旁边的我也反映了过来,赶忙掏出手机,“喂,120吗,甜梦小区一单元302有人受伤了,你们快来!”  放下电话,我赶忙找来一条干净的毛巾帮新明父亲止血,一旁边,新明母亲早已哭的涕不成声,房间里顿时乱作一团。  “阿姨,快帮叔叔躺平!叔叔,叔叔,没事的,你不会有事的,坚持住,你是人民警察,你是战士,你是我的偶像!叔叔,叔叔!”我没头没脑的大喊着。 共 1307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治疗精囊囊肿的有效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