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网络

这里有妖气 第293章 阴德钱

发布时间:2019-09-25 22:43:34

这里有妖气 第293章 阴德钱

“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身上没有冥器,为什么我感觉你很遗憾的样子?”

面前这位性感红色吊带裙的高淑画,蹙眉有些狐疑看着面前的方正。

方正扶额:“高淑画,你能不能换张皮跟我交谈?”

“跟你…姐面对面交谈,我还有点不习惯,总感觉我像是在跟NPC互动,在跟艾达·王交流。”

高淑画就这么一直冷冷看着方正,

一直冷冷看着,

给你个眼神自己领会去。

“算了,你开心就好。”方正没在这问题上继续较真,而是继续让高淑画帮他背三十五位新娘。

哪知,这时高淑画来一句:“掉在地上的那些冥币你不要?”

冥币,也就是阴德钱。

高淑画抬手一指,居然正是那堆森森白骨小山的方向。

被高淑画这么一提醒,方正好奇走近过去查看。

赫然,地上整整齐齐放着冥币,仔细一数,不多不少正好一百张。方正先是连忙乐呵呵捡起地上的钱,然后疑惑看向高淑画,问这是怎么回事?

高淑画不答反问:“还记得在婚宴上跟你同桌的那些宾客吗?”

方正点头。

那一桌的宾客,不知怎么的居然都烟消云散了,并没有变成纸扎人,参与进对他的围攻。

不止如此,坐在外围的宾客,也都烟消云散,原地消失了。

这事也是方正事后的疑惑。

高淑画很快为方正解了解惑:“你应该有听说过民间一句话,阴气重的地方容易撞鬼。换成通俗易懂的科学术语解释,就是当一个地方的特殊磁场活跃越频繁,越容易干扰到人的生命磁场。”

“随着灵气复苏,天地磁场产生了很大变化,一些本不该出现的全都降临。根据我的调查,这里在过去是座乱葬岗,后来推平了乱葬岗,在乱葬岗上建起一座监狱,用监狱里穷凶极恶犯人的煞气与恶气,镇压住地底下的一些东西。后来随着改革经济发展,监狱移迁后,这才有了现在的白塔工业园区。”

“你所见到的那些消失宾客,都是这里被惊扰到的原本长眠中的孤魂野鬼,也就是那堆白骨山里的亡者。你杀了守墓人,让他们重新得意长眠,这就是份阴德

这里有妖气  第293章 阴德钱

,这些阴德载物的冥币,你心安理得的收下吧。”

方正一听,心里那个感动。

他不由想到了酒桌上那一桌人美嘴巴甜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想不到你们这么客气,吃完婚宴酒后还又给我包了份这么大的红包。

“其实上次我对你们撒了个小谎,那道菜不叫小蜜哄,叫大姜鱼,属于海洋科,学是名皮皮虾。”方正朝森森白骨堆,不好意思说道。

结果……

咔哒,

砰,

轰隆隆,

白骨堆雪崩了,上方塌方下来的骨头,砸落向方正原本站的地方,方正连忙跳开。

也不知道这是否是巧合,还是来自那些阴魂的怨念,仿佛在无声,又是你!!你骗鬼呢!!

方正:“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方正一脸晦气的跑远,他跟鬼物算是没法沟通了。

“你对它们做什么了?”方正的狼狈跑来,换来高淑画一双疑惑看来的目光。

方正表情认真说道:“他们在夹道欢送我,说是舍不得我。”

“我能请教一个问题吗?这些冥币,到底有什么作用?”这一次,方正真是认真虚心请教的。

“你不知道?哦,我忘记了,你不是我们城隍一脉传承的人。”高淑画恍然说道。

方正脸黑。

身特么的“哦,我忘记了”,

这中二性格的高淑画,摆明了就是在他面前炫富家里有矿的。

高淑画:“福地开启。”

方正:“福地开启?”

高淑画:“它就像你手里拿着钱,天生就知道它是钱,天生就会花钱一样,等你进入了福地,你自然就会明白它们的重要用途。给你一句忠告,在进入福地前,尽量多存上阴德钱。”

“福地吗?”方正目光若有所思。

“哦,我又忘记了,你应该没有资格进入福地。”高淑画神补刀一记。

方正:“……”

神特么又忘了,

我知道你家里有矿行了吧。

“好好说话,我们还能好好相处,别整天跟我炫富你家里有座矿。”

“不就是福地吗,不好意思,我就有一个名额,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高淑画惊诧看一眼方正,老实点点头:“的确是让我有些意外。”

接下来,方正心痒如猴挠,不停追问高淑画,福地信息和冥币用途。

但高淑画始终讳莫如深,避重就轻。

见此,方正也只能暂时把疑惑埋在心底,开始和高淑画带离这里的三十五位新娘。

不过就在即将出地下空间时,方正问了高淑画一个问题:“城市周围的公墓很多,为什么这守墓人偏偏要躲藏在这里?”

高淑画只是简短几字回答:“因为公墓要收费。”

……

纣市。

还是那条栽种满老榕树的老街,福先生所在的冥店。

此时已进入深夜,费队长早已离开了福先生的冥店,此时,冥店内就只有一直忙碌不停的福先生,以及冥店内小酒喝着,时不时悠然自得夹起一口桌上猪头卤肉的张屠夫。

忽然,

寂静夜下,张屠夫身上的铃声响起,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显示的是费队长三个字。

是费队长打来的,张屠夫接起。

“嗯。”

“好。”

“可以。”

全程只有简短三四个字,张屠夫很快挂断了。

此时,从后堂忙完走出来的福先生,正好看到此时张屠夫的脸上,挂起一抹笑容。

“怎么,这个让你心情很不错?”福先生询问,他依旧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

“是方正。”

“这小子没离开多久,就又折腾出一个大动静,这小子没有哪一天是够闲得住的。”张屠夫的语气,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

“哦,这次他又弄出什么大动静来?是又拆了一座学校,还是又跟动车赛跑?”一听是关于方正的消息,福先生似乎也来了兴致。

难得一次问出一句长问句。

漳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漳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漳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漳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漳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