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以色列天然气储备开发情况

2019-03-16 13:19:05

以色列天然气储备开发情况

相比于其人口和国土面积,以色列是一个能源消耗大国。自其建国开始,以色列的能源供应一直依赖进口。1999年发现的个海上气田及随后发现多个气田改变了以色列能源进口的格局。据初步估计,按照目前的天然气消耗量计算,现有探明的天然气储备够以色列持续使用200年。海上天然气田的发现对以色列政府能源政策和产业界的能源进口结构产生了重大影响,值得关注。

一、以色列天然气使用情况及供应渠道

自建国以来,由于本国不产天然气,以国内天然气使用量十分小。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以色列政府基于环保、成本和资源多元化的考虑,出台了鼓励天然气使用的政策。政策出台之初,以国内天然气缺乏的局面尚未打开,天然气的供应均来自进口的液化气。以色列政府也计划修建管道从埃及进口天然气,并要求国家电力公司修建天然气发电站、天然气输送以及进口液化气接气站。

1999年以色列发现的个海上气田雅姆忒修斯气田改写了以色列天然气能源储备空白的历史,所发现的雅姆忒修斯气田(Yam Tethys)位于阿什克隆附近海域,开发商为Delek Drilling公司、Avner Oil Gas Exploration公司, Delek集团和美国Noble能源公司。自2004年起,雅姆忒修斯气田开始向以色列国家电力公司、以色列化工集团和私营发电站供气,年供应量在亿立方米左右。2005年,以色列与埃及签署协议,规定埃方自2008年起每年向以方出口17亿立方米天然气,合同期为20年。在此之后,以色列国内天然气使用量逐年增加,国家电力公司也将天然气发电占能源发电的比例从2001年的零使用,提升到2010年的36%,并计划在近两年提升至48%。

受埃及政局变动的影响,2011年2月至今,埃以输气管道先后14次被炸,导致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以色列难以向埃及进口天然气。由于对于合同价格的不满意,埃及于今年4月宣布终止供气合同。由于埃及切断供气,雅姆忒修斯气田被迫增加供应,这也导致该气田Mari B 气井较原计划提前耗竭。据报道,今年第二季度,该气井的天然气产出下降了44%,从1.72亿立方米下降到了9600万立方米,原因在于该气井即将用竭。目前, 雅姆忒修斯气田已经从备用气井采气,以维持以色列国内天然气供应,直至塔玛尔气田供应开始。

二、以色列天然气探明储备情况

除了雅姆忒修斯气田外,以色列目前还发现了以下几个主要气田储备:

1、塔玛尔气田(Tamar Gas Field)。该气田于2009年发现,位于海法以西80 公里,深海水下1700 米左右。由美国Noble能源公司、Delek集团下属的Delek Drilling公司和Avner油气公司、Isramco公司和Alon天然气开发公司共同开发,所占份额分别为36%、28.75%、15.625%、15.625%和4%。Delek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塔玛尔气田可能的天然气储量约为3000亿立方米。据以《环球报》报道,该气田合伙方近日将与以色列公司签署协议,为该公司的下属企业以色列化工集团和私营电站OPC Rotem 供应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合同金额高达100亿美元。在此之前,该气田合伙方已与以色列国家电力公司等买方签署了7份供气合同,约定供气量超过1000亿立方米。

2、利维坦气田(Leviathan Gas Field)。该气田于2010年初发现,位于海法以西130 公里,深海水下1500米左右,由美国Noble能源公司、Delek集团下属的Delek Drilling公司和Avner油气公司和Ratio石油勘探公司共同开发,所占份额分别为39.66%、22.67%、22.67%和15%。利维坦气田预计天然气储备高达4700亿立方米,并有发现石油的可能性。以色列国内对这一重大勘探成果深感振奋。以基础设施部长乌齐兰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一发现是以色列建国以来重要的能源。Noble能源公司日前将在深海发现石油的可能性从15%提升至了25%,但却将石油预期储备量从30亿桶原油降低至2.1亿-14.9亿桶原油。

3、塔宁气田(Tanin Gas Field)。该气田于2012年2月发现,位于海法市以西120公里海域,5500米左右深海里,由美国Noble能源公司、Delek集团下属的Delek Drilling公司和Avner油气公司合作开发,份额分别为47%,26.5%和26.5%,预计天然气储备量达340亿立方米。这一发现使塔宁气田成为目前以色列已发现的第三大气田。

4、西蒙雄气田(Shimshon Gas Field)。该气田于2012年8月发现,位于阿西克隆市以西90公里左右的海域,由美国ATP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以色列Isramco公司、以色列石油公司、Naphtha公司和 Modiin 能源公司合作开发,份额分别为40%、29%、11%、10%和10%。据预计,该气田天然气储备量为156亿立方米。

5、达利特气田(Dalit Gas Field)。该气田于2009年发现,位于塔玛尔气田海域南部40公里,预计天然气储备为亿立方米。由美国Noble能源公司、Isramco公司、Delek集团下属的Delek Drilling公司和Avner油气公司以及Dorgas公司共同开发,所占份额分别为36%、28.75%、15.625%、15.625%和4%。

6、多芬气田(Dolphin Gas Field)。该气田于2011年6月发现,位于海法市以西110公里左右海域,毗邻利维坦气田。初预计产量为156亿立方米,但是近的预计将该气田的储备量锐减85%,仅为23亿立方米。该气田由美国Noble能源公司、Delek集团下属的Delek Drilling公司和Avner油气公司、Ratio石油勘探公司共同开发,所占份额分别为39.66%、22.67%、22.67%和15%。

由此可见,以色列在近三年时间内,发现了大量的天然气储备。据以色列《国土报》估计,以色列预计储备量将达到9500亿立方米左右。鉴于此,以色列政府正在加紧制订天然气利用政策,而以色列勘探企业也积极寻找国际战略伙伴。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2011年发布报告认为,以色列的天然气发现极大地提高了其能源安全,将改变其天然气使用现状,并将改变以色列国内电力公司的能源需求。

三、以色列政府的天然气政策

以色列政府高度重视天然气领域的国家政策。2011年10月,内塔尼亚胡总理指示以色列国家能源和水资源部组建部际委员会,制订国家天然气政策。通过研究全球12个与以色列具有可比性的国家,委员会认为,当前并不存在全球通行的天然气政策,但各国普遍强调以下几方面的政策目标:(1)确保国内能源安全;(2)为天然气市场参与者提供稳定性;(3)获得经济效益的化;(4)根据供需变化,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一定的灵活空间。

委员会认为,天然气对于以色列社会和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政府必须决定天然气资源的合理分配,同时保证天然气市场的有效运作,鼓励天然气勘探和开采,确保不同供应商之间的良性竞争。在召开公众听证会、相关利益方会议、部级会议的基础上,该委员会于2012年8月向政府正式提交了以色列国内天然气政策建议。主要包括:

1、保障国内天然气使用量,建立全国性天然气运输体系,并打破垄断。委员会建议以色列天然气储备对国内需求的供应应至少保证25年,根据历史天然气消耗量,25年以色列国内天然气需求为4500亿立方米左右。委员会同时建议要求以色列主权领土范围或者专属经济区内的气田与国家范围内的天然运输体系向连接。为保护公众利益,委员会建议政府采取措施,打破天然气供应领域的行业垄断,促进市场竞争。

2、强化政府在天然气运输和加工设施规划及建设、鼓励中小天然气储备气田的开采方面的引导作用。委员会建议,政府应该提前规划好天然气引入设施,以便更多参与者进入天然气开发市场;在规划和分配土地的过程中,要尽可能全方面考虑,包括体制性问题、竞争问题、供应商的多样性问题等;政府应该出台相应鼓励措施,鼓励中小型天然气田的开采,包括采取措施帮助中小气田权益所有者进入以国内天然气市场。

3、谨慎出台天然气出口政策。委员会认为,允许天然气出口有利于促进更多储备气田的开发,而更多储备气田的开发,又有利于鼓励以色列国内市场的竞争。鉴于当前以色列储备气田的实际天然气储量并不完全明朗,委员会认为,必须谨慎推行天然气出口政策。一方面,要允许储备气田权益所有者出口天然气,以促进开发活动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又要确保国内天然气需求的满足。因此,除非存在双边协议,否则从以色列领土(包括专属经济区)出口天然气是优先的原则。同时,政府应该对天然气出口的地点和方式加以控制。委员会建议,要进一步研究天然气出口方式和天然气出口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实现尽快出口。

4、实施天然气出口配额许可证管理。委员会建议,以色列天然气储备出口上限为5000亿立方米,获得天然气出口许可证的供应商才具有出口资质。根据储备量大小的不同,供应商国内供应量占储备量的比例也有所不同:储备量为2000亿立方米以上的权益所有者,国内供应量必须占储备量的50%以上;储备量为亿立方米的,国内供应量必须占40%以上;储备量为亿立方米的,国内供应量必须占25%。此外,出口配额可以相互转让。

5、建立天然气出口的保障机制并引入国际战略投资者。委员会建议,选取适当的储备气田作为战略储备气田,并要求天然气出口商在保障国内供应量的基础之上,将出口量的15%作为战略保障资源。在保障国内供应的同时,进一步引入国际战略投资者,利用他们的资金、技术和市场份额,发展以色列的天然气产业。

目前,以色列内阁会议已经批准了该委员会的建议,并指示有关部委加紧落实。由于缺乏资金和经验,利维坦气田合伙人目前正积极寻求国际合作方,并愿意出售多30%的股份。他们选择合作方主要取决于四项条件:(1)天然气开采的经验;(2)融资能力;(3)拥有的客户群;(4)出价金额。根据《国土报》的消息,澳大利亚伍德塞德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等正在积极竞标。目前,利维坦气田合伙人仍然对与中国公司进行合作报有希望。


混凝土增强剂
热浸塑钢管厂家
手机打鱼上下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