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漯河信息港 > 金融

神煌 第九六六章 太极出使

发布时间:2020-01-18 09:30:15

神煌 第九六六章 太极出使

在元莲界之外,一艘宽敞的巨舰之内

此时的风太极,正神情冷傲,打量着眼前

宽敞的大厅中,铺着暗金方砖并无多少装饰,所有的桌椅,却都是名贵的沉香木制成

使这厅内不曾熏香,也依然是暗香袭人,沁人肺腑

洪九尘谭镜,这二人他都认得,坐在左手一侧

不过右边的二人,却有些出乎意料赫然便是原本不该出现在此地的慕方及伏越散人

这两家,本当是他下一个出使的对象此时却来到这里,与洪九尘等人,同堂而坐

果然是已经联手了,摆出这般做派,是欲告诉他风太极这四家势力,已是准备好了共进退?

狼狈为奸——

风太极心中讥嘲,却未放在心上

临来之前,对各种样的情形,都已有预料

依然是神情冰冷,倨傲无比

既然宗守的意思,是存了心要与这边谈崩,那也没必要给这些人好脸色看

目光,落在上首处那里坐着一个六寻老人,满头苍发,神态温和

风太极仅以目望,就觉对面这位,有种深不可测之感

气机内敛,却使风太极想起了那几只无相神魔

其实二者间,并无太多的相似之处只是他本能的将这老人的实力,与那神境影魔,等同起来

不出意外此时此刻,这一位才是这里真正主事之人

一位九都仙庭的神境修者,地位确实要压过洪九尘许多

不过对于此人,风太极是毫无礼敬之意

再扫了一眼这厅堂之内,发现只有五张座椅,也只能站着说话

分明是存着折辱之意,要先压他气焰!

摇了摇头风太极暂时压下甩袖就走的冲动抱了抱拳,就直接开门见山地问:“把在下软禁此处一月,这就是你们九都仙庭的待客之道?如不肯见本人直接拒绝就是你我两家,直接战场上分个胜负,又何需玩这些鬼蜮伎俩?真使人贻笑大方!”

殿内几人慕方伏越还好洪九尘面上,却是一青

那老人也蹙起了眉,是略含意外之色

原本想到,那宗守遣人来问罪,那么使者多半会不假辞色

可是语气这般的生硬,无半分顾忌,却着实不曾想到

斟酌着言辞,正欲开口,风太极那边就又抢先道:“这一年之内,我大乾屡遭侵犯频有仙境修士介入战事是你们九都仙庭四家,先坏了规矩!一月前外域界河一战,无相神魔亲口承认,更有擒下数名仙境修士为人证证据确凿,任你们百口莫辨!”

那洪九尘闻言目光微闪了闪,就嘿然一笑

“你也说了是无相神魔,影魔之言岂能为证?焉知不是挑拨?”

风太极斜睨了过去,随即就摇了摇头,毫无与此人争辩之意

“挑拨?我风太极,自信还有分辨虚实真假之能这些言语都无需多说到底情形怎样,你我等人都心中有数!”

说到这里,是目光如刃,逼视对面那老人

“我家君上之意,是请你们九都仙庭,自己把洪九尘等人人头送上,以息我朝上下之怒令割五处小千世界,做为补偿这些办到,那么今次之事,可就此了解”

洪九成双目一赤,是既惊又怒

他还真没把握,九都仙庭会否真依那宗守之意,把他抛出来,以平息此事

直到听到后面几句,才心定下来心中升起了无比荒唐之感,忍不住有种失声狂笑的冲动

真是疯了!空口白牙,就要让他们九都仙庭,让出五个小千世界?

这世间,有这么轻易之事?又凭什么?

估计任是何人,都不会答应

也不知是这个风太极,自作主张,还是出自那宗守的吩咐

若真如此,真可说那人,是已丧心病狂!

转头看向上首,只见那老者,果然是蘧然色变

“五个小千世界?真好大的口气!”

说话之下,却是右手处的慕方此时正放下了酒杯,一声寒笑

“就连我这客人,今日也是看不下去难道那为宗兄,就不觉自己是狮子大开口了?你如今地只半个小千世界,居然也——”

那语音却再不能继续下去,风太极已经是神情漠然言道:“不瞒阁下,你们其余三家,也是一样!正好都在此间,也省了我一家家去通告天方修会,玄灵休会,以及极绝仙庭都需交出这次罪魁祸首的人头,祭我大乾死伤将士,同样让出五个小千世界今次之事,就可了结!”

厅堂之内,一阵沉寂包括了谭镜,都是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风太极

方才言语,可非是独独只针对九都仙庭一家

而是把四方势力,全都包括在内

此人这是意欲何为?这样的条件,哪怕这四方本无联手这意

这时候也要被逼着,站在一起

寂静了良久,厅堂中落针可闻,还是那老者开口

“这条件,是否稍嫌过份?且不说那头无相神魔之言,有意图叵测的嫌疑即便是真,也断无要求我九都仙庭,为此割地之理!”

风太极连眼皮都不曾抬上一抬,淡淡道:“我家君上的性命,就值不得五处小千世界?就能任由你们算计?今日若就此放过,那么别家效仿,又该如何?我大乾死伤数十余万人,难道就这么白白战死?已经说了无需肺火,只说给于不给就可”

那老者终是不能维持那温和气度,面上微现青筋,明显是在强自压抑着怒气冷笑不已:“那么如是我九都仙庭不肯了?”

“自然是战!”

风太极全未曾犹豫,答的是毫不含糊语意铿锵,浑身剑意勃发,有如出鞘之剑

“君上有言,你们不给,我大乾就自己来取”

老者顿时怔然,接着是狂声大笑

“好一个自己来取我古月活了六千载岁月,还是首次见得这样不知斤两,如此狂妄自大的小儿!”

把笑声久久不绝,震荡厅内

那浩荡的魂念蓦地张开,使这厅内狂风暴起

风太极正当其冲,被那意念压迫,浑身骨骼肌体,都不断的发出轻微的炸裂声响

体内血肉瞬世暗伤无数,那上下骨骼,也出现无数裂纹

嘴里微腥,有种铁锈味道,却又强咽了下去依然是傲然挺立,不曾有半分摇动

他风太极一身傲骨,岂会在这等人身前曲折?

心中一股狠戾之气冲起,暗暗寒笑,有本事你古月就将本人,碾死在这里!

似乎见压风太极不赚那古月笑声,终是渐渐休止面色冷凝,有若寒霜却仍不说话,陷入了凝思

倒是旁边的洪九尘,已冷哼着开口:“痴心妄想!可以滚了!回去告诉宗守,我听说他早年不过一个陆家弃儿,七尾杂狐血裔是侥天之幸,才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不要以为有至境圣尊为师,就可以为所欲为!让我九都仙庭割地,凭他也配!”

风太极听得是一怔,陆家弃儿?七尾杂狐血裔?

这些人对宗守,倒是已知根知底了

胸中虽怒,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颔首

“这句话,我必定会转告君上他知晓!”

此人说的,也算是事实不过转告宗守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不是他所能知

据他所知,那个人可绝非是能任人欺辱漫骂的良善之辈

若有可能,他也想拔剑,在此斩了此人

依然是目视着那古月,此间能代表九都仙庭之人,只会是这位神境尊者

那老者眯着眼,整整才半刻之后,才似乎思量妥当

“使者请问!此事古月不能做主,需得回禀仙庭,等那边回复不过这等事情,圣帝他多半不会理会也请你家君上,仔细想想,不要意气用事”

那言语间,依然是平和已极

“自然若君上真欲战,我九都圣庭却也不惧!”

洪九尘明显是意外不已,料不到古月之言,如此示弱

直到望见老者眸中,那深藏的轻蔑厌恶之意,才又复压制住心绪

知晓这位,是必有所谋今次之事,也绝无法善了!

只稍稍凝思,便已知其意,无非是暂时拖延而已

宗守如此底气十足,确令人生疑,必有其仗峙风太极刚才言谈,也不像息事宁人的涅,反而是挑衅一般

当下是默然无声,嘿然不语

风太极也微微颔首:“知晓了!”

随后又转往其余几人,目含询问

那慕方较为谨慎,只淡淡道:“此事重大,慕方同样需请示修会中几位元老,那时是战是和,自有答复”

伏越散人则直接‘嘿’然哂笑:“告知宗守,那狂妄竖子!难道真以为他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即便那些事,真是我等做的,他又能这样?”

谭镜城府极深,言语同样平静:“我天方修会,无地可让!此事会回禀我修会诸老知晓,若修会愿以和为上,那么谭镜不惜此命”

风太极剑眉微扬,再不多言,转身拂袖就走

先礼后兵,出使之事已了接下来,必定是狂澜骤起!RQ!~

南京新协和医院挂号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正规吗
不孕不育预防方法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汕头做人流时间是多少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